如何看清爱和恐惧的区别?(深度好文)

爱没有期待;恐惧则充满期待。

爱是建立在尊重上的;恐惧什么也不尊重。

爱是完全负责的;恐惧则会回避责任。

爱是无条件的;恐惧是充满条件的。

爱谁也不去可怜,但真切的蕴含慈悲;

恐惧则充斥着怜悯,它可怜每一个人。

如果你有一间“魔术厨房”

想象你的家里有一间魔术厨房,在那间魔术厨房里,你想要什么食物,就能拥有。无论来自世界何处,无论多少数量。

你从不担心吃什么,不论你想要什么食物,都会出现在餐桌上。

你十分慷慨,谁来到你家,你都将食物无条件地送给他人,你供应食物只是为了分享食物所带来的愉悦,并不希望对方回馈你什么。所以,你的屋子里总是人潮满满,大家都来吃魔术厨房的食物。

然而,有一天,有人敲了你家的门,带来了一片披萨。

你打开门以后,这人看着你说:“喂,你有没有看见这片披萨?如果你让我掌控你的人生,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完全照办,我就把这片披萨给你。你绝不会挨饿,因为我会每天带来披萨。你只要对我好就行了。”

你能想象自己的反应吗?在你的厨房里,你可以吃到同样的披萨,甚至更好。然而这人来到你面前,提供你食物,只要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完全照办。

你会笑着说:“不,谢谢你!我不需要你的食物;我有许多食物。你可以进到我的屋子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你什么也不必做。我不会照着你的吩咐去做,没有人能用食物操纵我。”

现在想象完全相反的情况

好几个星期过去了,你一直没有进食。你饿坏了,而且口袋里没钱买食物。这人带着披萨来到你面前。说:“喂,这里有食物。只要我让你做什么,你就照办,就可以得到这份食物。“

你闻到那食物的味道,更饿了。于是你决定接受那食物,那人要你做什么,全都照办。你吃了些食物,然后对方说:“如果你还要,可以多吃些,不过一定要继续完成我让你做的事。

你今天有的吃,但明天可能没的吃,因此为了吃,你同意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变成食物的奴隶,因为你没有食物。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你心生怀疑道:“如果没有披萨的话,我该怎么办?没有披萨,我就活不成了。如果我的伴侣决定把披萨——我的披萨——给别人,我该怎么办?“

现在,想想我们谈的不是食物,而是爱。

如果你心中有丰盛的爱,你的爱丰盛到不需要任何人的爱,你无条件地分享你的爱,你的爱没有条件。你是爱的富翁。

这时有人敲敲你家的门说:“喂,我这里有爱给你。你可以拥有我的爱。只要我要你做什么,你完全照办。“

当你充满爱时,你会有什么反应?

你会笑着说:“谢谢,我不需要你的爱。我心里有同样的爱,甚至更大、更好,而且我无条件地分享我的爱。“

但如果你渴望得到爱,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你心里没有那份爱,而有人前来对你说:“你想要一些爱吗?如果照我的吩咐做,就可以拥有我的爱。“

如果你渴望得到爱,而且尝到了那份爱的滋味,你会为了那份爱而竭尽所能。你甚至会变得需索无度,只为了得到些许的关注,便把自己的整个灵魂给了出去。

你的心就像那间魔术厨房,如果敞开你的心,你拥有全部的爱,无需游遍世界乞求爱。

但, 你知道你的心里有一间魔术厨房吗?

 

多数人一辈子都活在恐惧里

人们说着彼此的闲话,与朋友聊八卦,在酒吧散播流言蜚语。他们又是批判又是受害,积累着情绪毒素,并将毒素传递给子女。

“看看你老爸,他对我做了什么。”

“别像你老爸那样。”

“所有男人都是这个样。”

“所有女人都是那个样。”

我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挚爱,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女、朋友与伴侣。因为觉得必须而保持着关系。

可以说,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是建立在百分之九十五的恐惧和百分之五的爱以上。当然,这会因人而异,但即使恐惧占百分之六十而爱占百分之四十,这关系还是建立在恐惧上。是的,你以为的爱,其实是恐惧。

看清爱和恐惧都区别

爱没有义务;恐惧则充斥着义务。

在恐惧的轨道里,无论做什么,都是因为我们必须,而且期待他人有所表现,因为他们必须这么做。我们有那份义务,然而一旦必须,人便会心生抗拒。抗拒越大,受的苦就越大,我们迟早会设法逃避义务。

然而,爱没有抗拒,无论做什么,都是因为想要这么做。它成为一种欢愉;它像是一场游戏,而我们开心地玩。

爱没有期待;恐惧则充满期待。

有了恐惧,我们做事是因为预期自己必须做,而且期待他人会做同样的事。因此,恐惧会伤人,而爱不会伤人。

我们若是对某事有所期待,而事情却未发生,我们便会觉得受伤——这不公平,于是会责怪他人没有满足我们的期望。

当我们去爱时,我们没有期待;有所行动是因为我们想要,他人是否采取行动,是因为对方想要或不想要,而且无论是谁都一样。当一个人没有期待时,如果什么也没发生,那无关紧要。我们不会觉得受伤,因为发生什么事都行。

因此,当我们在爱里,几乎没有东西伤得了我们;我们不期待自己的情人有所行动,而我们也没有义务。

爱是建立在尊重上的;恐惧什么也不尊重,包括它自己。

如果我可怜你,这意味着我不尊重你。当我认定了你无法做出自己的选择,而我必须为你做选择时,在这一点上,我并没尊重你。假使我没尊重你,就会试图操控你。

当我们告诉儿女该如何生活时,多半是因为不尊重孩子。我们可怜孩子,而且设法替他们完成他们应该自己做的事。当我不尊重自己时,就会自爱自怜,觉得自己不过好,无法在世上有所成就。

你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不尊重自己呢?当你说:“我好可怜,我不够强,我不够聪明,我不够美,我无法有所成就。”自爱自怜来自于不尊重。

爱是硬心肠的,它谁也不去可怜,但真切的蕴含慈悲;恐惧则充斥着怜悯,它可怜每一个人。

当你不尊重我时,当你认为我不够强、无法有所成就时,你会可怜我。然而,爱懂得尊重。

我爱你,我知道你会有所成就。我知道你够强、够聪明、够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不必为你选择。你可以自己来。

 

如果你跌倒了,我可以伸出手,帮你站起来,我会说:“你办得到,来吧。”这是慈悲,跟可怜完全不一样。

慈悲源自于尊重、源自于爱;可怜源自于缺乏尊重、源自于恐惧。

爱是完全负责的;恐惧则会回避责任,但并不表示它不负责。

试图回避责任是人做出的最大错误之一,因为每一个行为都有一个后果。人所想的、所做的,都会带来一个后果。

如果做出选择,我们会得到一个结果或反应。如果不做选择,也会得到一个结果或反应。我们会经验到自己行为的后果,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据此,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完全负起责任,即使当事人并不想要负责。其他人可能试图为你的错误偿付,但你终将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而且这时,你付出的可是双倍。当他人试图为你负起责任时,只会创造出更大的戏码。

爱总是仁慈的;恐惧总是不仁的。

因为恐惧,我们充斥着义务、期待、不尊重、回避责任,自怜怜人。当一个人承受着那么多恐惧,怎么可能感觉良好呢?我们感到被一切所伤,觉得生气、悲伤、嫉妒或遭到背叛。

愤怒不过是戴了面具的恐惧。

悲伤是戴了面具的恐惧。

嫉妒是戴了面具的恐惧。

怀着种种来自恐惧别制造出苦难的情绪,一个人只能假装仁慈,其实并不仁慈,因为感觉不好、不快乐。

在爱的轨道里,你没有义务,不会自哀自怨或是可怜你的伴侣;你一切顺遂,因此,总是面带笑容。你自我感觉良好,因为快乐,所以仁慈。

爱总是仁慈的,而且那份仁慈会使你慷慨并打开每一扇门。爱是慷慨的。恐惧是自私的,它只关心自己。自私关闭了所有的门。 

爱是无条件的;恐惧是充满条件的。

在恐惧的轨道里,我爱你,如果你让我控制你;如果你对我好;如果你符合我为你塑造的形象。

我会营造一个你应该如何的模样,而且因为你不是那个形象,也绝对不会是那个形象,所以我批判你,判定你有罪。许多时候,我甚至会替你难为情,因为你不是我想要的模样。如果你不符合我所营造的形象,你就害我尴尬,就激怒了我,我对你完全没耐心。我是在假装仁慈。

在爱的轨道里,没有如果,没有条件。我爱你,毫无原因,没有理由。我爱你本然的样子,你可以自由呈现你的样子。

 

如果我不喜欢你本然的样子,那我最好另找其人,那人的样子就是我喜欢的。我们没有权力改变别人,别人也没有权力改变我们。如果要改变,那是因为我们想要改变,因为不想再受苦了。

在恐惧的轨道里,我们有许多的条件、期待和义务,于是制造出许多规则,以保护自己免于情绪痛苦,然而真相是:不应该有任何规则。这些规则会影响你我之间沟通管道的品质,因为人一旦害怕,便会撒谎。

如果你期待我必须是某个样子,那我会感觉有义务要成为那个样子。但真相是,我并不是你想要的样子。

当我如实地呈现我此刻的面貌,你已经受伤了、气疯了。然后我对你撒谎,因为我害怕你的批判,我害怕你会责怪我、判定我有罪、惩罚我。何况每次你一想起,便会为了同样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地惩罚我。

在爱的轨道里,有公道。如果犯了错,你只为那个错误付出一次代价,如果真正爱自己,你会从那个错误中学习。

在恐惧的轨道里,没有公道。你会让自己为同一错误付出一千次代价,让你的伴侣或朋友为同一错误付出一千次代价。这会制造出一种不平感,打开许多的情绪创伤。这时,你当然是把自己设定成注定失败。

 

现在,就找回你都爱!

现在,你已经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恐惧,如果要找回你的爱的魔法厨房,关键完全在你。

第一步是觉知了解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梦。一旦知道这点,你就会对你的这一半关系,也就是你自己,负起责任。如果知道自己只对关系的其中一半负责,你会轻而易举地掌控你的这一半。

是否掌控另外一半,不是由我们决定的。如果我们尊重,就会知道伴侣、朋友、儿子或母亲,需要对他或她自己的另一半完全负责。如果我们尊重另外一半,那份关系总会是平安的,没有战争。

接下来,你就会觉知到自己如何对他人沟通你的沟通品质取决于每一刻所做的选择。不论你把自己的情绪体调整成爱或恐惧。

如果你在恐惧的轨道里逮到自己,只要拥有那份觉知,便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换到爱的轨道里。单是看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改变自己的注意力,你周遭的一切便将随之改变。

最终,如果你觉知到,没有人能使你快乐,快乐是源自你的爱带来的结果,这就是爱的法门。

在爱的轨道里,你的付出会多于索取。因为,你很爱自己,不准自私的人利用你。当你能够对别人坦率地讲出下面的这些话,要知道,这不是自私,而是自爱。

  • “我不喜欢你试图利用我、不尊重我、待我刻薄。我不需要有人在言语上、情感上、身体上虐待我、”

  • “我不需要听到你无时无刻不在诅咒。”

  • “并不是我比你好,而是因为我爱美、爱欢笑、爱好玩、我喜欢去爱。”

  • “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爱你,但我无法为你的梦负责。”

 

自私、操控和恐惧会毁掉几乎任何的关系;而慷慨、自由、爱将会创造最美丽的关系。

我们可以谈论爱,撰写一千本关于爱的着作,但是对每一个人而言,爱将是全然不同的,因为每一个人都必须去经验爱。爱与观念无关,爱关乎行动。行动中的爱只会产生快乐,行动中的恐惧只会制造苦难。

若要成为爱,唯一的方法是去实践爱。你不需要证明你的爱,不需要解释你的爱,只需要实践你的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生活在仙境 » 如何看清爱和恐惧的区别?(深度好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