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頔的妈妈【马頔跟谁结婚了】

正在渐入佳境的原创音乐网综《我是唱作人》第二季刚播到第二期就爆出“冷门”:4月23日晚的节目中,民谣大咖马頔惨遭淘汰。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随后,马頔在微博发文称:“再见了我是唱作人,我要回归互联网啦”。粉丝们表示可惜的声音瞬间就占领了他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并很快将其送上了热搜。有网友直言“马頔脱口秀告一段落。”也有网友表示:一个“治愈声线和有趣灵魂结合体”的歌手就这样在综艺节目里消失了。 马頔是谁?如果你不认识他,这不奇怪,但是你一定熟悉他的音乐,他就是《南山南》的作者。和音乐圈众多歌红人不红的情况一样,马頔并不为大众所熟悉,就连他的名字,也经常被许多人念错。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曾经的“铁饭碗”工作者 在父母的人生规划里,自己的独生子马頔就应该在一家国企“安安稳稳”的工作。 这一切的缘由都来自母亲对“国企”的固有好感,因为自己在国企待了一辈子很稳定,因此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也应该去国企工作,这样至少饿不死人。 马頔很排斥,但也无可奈何,一开始自己还可以采取消极方式抵抗——不回家,避免跟家人谈这个问题,找朋友喝酒、出去玩儿,不过这也仅仅坚持了一个月而已,自己的母亲威胁要断绝母子关系,马頔无奈下只好去了国企工作,但他心中仍保留对音乐的追求,于是他选择了下班后晚上去酒吧弹唱,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马頔开始对音乐的思考来自自己中学时听“魔岩三杰”的领悟,他买来94红磡演唱会的录音专辑,还有张楚那张《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高中后他开始听周云蓬、万晓利,这些在身边同学听来聊胜于无的歌手,马頔听的是津津有味,甚至由此开始了学吉他的脚步。 在那个“抱着吉他弹唱”就能吸引女孩眼光的年代,马頔自嘲自己“学吉他还真不是因为姑娘,只是单纯喜欢弹琴唱歌,你去想嘛,一个二百斤体重的胖子弹吉他,哪有什么姑娘看你……”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没错,那时候的马頔体重二百斤,这样的体重一直延续到马頔成名,在微博上立下数次“减肥”flag的马頔,终于在31岁上《我是唱作人》综艺节目的时候被网友发现,这位曾经胖成“宋冬野”的民谣歌手,瘦了……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回避“民谣”的民谣歌手 第四季《中国好声音》火爆全中国的时候,《南山南》也火了,随之而来进入观众耳朵的名字正是《南山南》的原唱马頔。 但提到《南山南》,马頔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首歌而已。”也许是突如其来的关注让马頔变得有些不适应,在他自己的内心深处,他是不那么希望自己的歌被太多人关注,因为他觉得这样会“言不由衷”,而且“当自己获得一些生活之外的东西时,就很容易被曲解”。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也许是三年多的酒吧驻唱生涯让马頔习惯了坐在台上安静的唱歌,成名后的马頔对突如其来的“明星待遇”明显有点不适应,他一直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而不应该被人们“不正常对待”。 31岁的马頔,不再是唱《南山南》的少年了 和“排斥明星待遇”一样,马頔对外界给自己身上的“标签”也备感反感,“小公举”、“民谣诗人”也让马頔十分苦恼,在他的认知里,唱歌和在国企上班一样,就是一个职业而已,只是这个职业很多人都做不来或者无法长期坚持,所以自己才被贴上标签加以区分。 事实上,大众心中的“民谣诗人”马頔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刻意回避“民谣”这个词,他坦白自己在一开始的确为了标榜自己而有意识的去给自己贴上了“民谣”的标签,但随着年龄渐长、经历增多,当自己真正的坐下来细想,马頔又觉得自己离“认知的真正民谣似乎还差了很远”,甚至他觉得自己“过去的歌都有点矫情”。 然而,从《孤岛》到《南山南》,再到《傲寒》《皆非》,马頔声线中的治愈特质配以歌曲中描绘的通常是远方之愁、情爱之殇、离别之痛、孤独之惑,尽管自己一直想回避,但他始终是人们心中的“民谣歌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生活在仙境 » 马頔的妈妈【马頔跟谁结婚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